首页 收藏回家路 蓝导航
返回笔色阁
春晚,母女(2)

 

 “坏老人!”吴敏静嘟嘴一瞪,“别动!前面还没亲呢。”

 

 李海闻言立刻恢复了木桩状态,立正闭眼。吴敏静抿嘴一笑,这才是可爱的坏老人嘛。

 

 吴敏静依然跪趴姿势,那条笔直狰狞的肉棒正对着她的俏脸,一股骚味直扑她的鼻孔。不过她并没有去理会它,她双手慢慢抚摸着李海的大腿,一个小点深窝引起了她的注意,“这就是那次被子弹打中的地方吗?”

 

 那是一个弹痕,李海差点死在了那场战役。

 

 “肯定很痛吧……”吴敏静看得心疼,这窝挺深的,她的小嘴慢慢的贴了上去亲吻,那浅浅的一舔吻到了李海的心窝。

 

 慢慢的,吴敏静把李海两边大腿都舔完了,只见她慢慢弯腰,又在李海小腿亲吻起来。李海感觉到她的姿势,低头睁眼一看,此时的吴敏静就像奴隶一样,跪爬在自己面前,诚恳的舔着自己。李海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个帝王,他心里一动,右脚轻轻一抬起。

 

 正在舔李海小腿的吴敏静,突然看到李海抬腿,那脚掌正好抬到自己面前。望着那只长有老茧的脚掌,吴敏静脸色变得通红,她似乎明白李海的意思,美眸白了一眼李海后,便闭上了眼睛,张开小嘴含住了他的脚拇指。

 

 李海心里呐喊了一声,他没想到吴敏静会如此乖顺,他本想只是调戏一下吴敏静的,可是没想到吴敏静竟然张嘴就含住了他的脚趾,那是自己臭脚丫啊。可是就是这样的臭脚丫竟然伸进去吴敏静的小嘴里……一股难以明了的征服感油然而生,李海忍不住呻吟了一声。底下的吴敏静听闻李海的呻吟,心里感到无比羞耻,可是她却并没有反感,反而感觉有一丝刺激,刚好又满足公公的征服感,于是她干脆放开自己,完全投入进去。

 

 五个脚趾都在吴敏静小嘴里停留过,李海似乎不太满足这样,他干脆用脚掌贴在她的脸上去磨擦,吴敏静也感觉到那只脚掌贴着自己脸磨擦,她的脸变得滚烫,实在太下贱了,这几乎就等于公公踩着自己的脸啊。她的身体在颤抖,是刺激得颤抖。

 

 不过她的小嘴依然没有停止,她的小舌头不断在李海的脚底板舔动。每一次舔动都刺激着李海的内心,李海就这样看着想奴隶一样的儿媳妇,手心不由得握住了肉棒套弄。

 

 “好,就这样舔!用力!呼呼!”李海双眼通红,手心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脚上也越来越力 。吴敏静在下面完全顺着李海的旨意,疯狂的舔吃着他的脚掌。

 

 “啊啊啊!”李海突然把脚放心,弯腰一把拉住吴敏静的头发,把她的头部往胯下塞去,涨得发硬的肉棒也狠狠的插入了她的小嘴……“嗡……”此时的李海有点疲惫的躺在床上,他拿起手机,上面是吴敏静回房后发来短信,“坏老人,过年福利满意吗?”

 

 李海微微一笑,刚才那幕实在太疯狂了,他从来没过的满足!现在真的从心底感到自豪于满足!他动了动手指回复“满足……谢谢”,随后手机一丢床头,愣愣的看着窗外还在燃放的烟花,他发现今年的烟花似乎特别美丽……而吴敏静回到房后,静静的躺在李军身边,李军呼噜声挺大,看来他睡得很熟。她静静的看了看李军,又看了看摇篮里甜睡的小珊,心里一阵甜蜜。

 

 “老公,我爱你,也爱公公,对不起……”吴敏静轻轻在李军额头一亲,望着手机那条公公的短信,随之一删,然后趴在李军怀里甜甜睡去……过年是个喜庆的日子,亲朋好友一个个登门拜访,吴敏静和李军父子也不咧外,初一一大早就带着小珊进村子里。村了乡亲热情,又是红包又是糖果的往他们身上塞,小珊更是让人喜爱,一个个非得抱抱不可。

 

 吴母摆了一桌,留了他们下来吃饭,饭桌上自然少不了喝酒。见大家喜庆,吴敏静也把持不住掂了几口,小脸立刻通红,那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母亲和公公,李军有说有笑,一时感到幸福感包围,暖暖的,她不禁又再次抿了一口小酒。

 

 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小腿被碰了一下,吴敏静一愣,她抬头看向李军,只见李军一个劲和公公喝酒,公公也哈哈一笑抬酒碰杯。吴母坐在她旁边。她疑惑了一下,然后就没去想了。

 

 然而她的小腿又被碰了一下,这次很明显是对方用脚掌在滑动自己,她立刻酒醒几分,公公?李军?是谁呀,这么大胆,竟然在大家面前这样对自己!

 

 她又再次看了看,公公喝得满脸通红,在那扯着嗓子哈哈大笑。李军一个劲的点头嬉笑,他为人老实,更不可能是。至于吴母,她也喝了不少,脸蛋红扑扑的,一个女人更不可能吧。一时吴敏静疑惑了,她好想低头看看是哪个人在桌子底下磨擦自己小腿。

 

 然而很快那小腿就收回了,吴敏静松了口气,两只眼睛来回在李军和李海身上转动。

 

 饭酒喝得差不多了,夜也有点深,吴敏静他们一家也留在了吴母家过夜。农村人睡得早,凌晨刚过就没什么声音了。

 

 吴母家庭不错,老伴前几个月也撒手而去,一个人住着一套两层楼平顶房,二楼四房一厅,吴敏静夫妇一间,李海一间,吴母一间。

 

 酒喝多了夜里会头疼,半夜醒来还会尿急,口干舌燥,想喝水,这点吴敏静现在才知道。

 

 已经深夜了,吴敏静晃晃脑袋,揉了揉涨得难受的脑袋,一晃一晃的出去找厕所。此时月光还算明亮,从窗口洒进来不用开灯都能看得清楚。

 

 她打了个呵欠,一步一步走向厕所,就在她按着门把手要开门那刻,她突然停住了,而且脑里立刻清醒了几分,两只眼睛明亮一闪,变得毫无睡意。

 

 “这!……”她立刻捂着小嘴,身子连连后退几步,愣愣的看着厕所门。里面不断传来女人的喘息声,甚至还伴随着轻微的“啊啊”呻吟。

 

 作为女人,她太熟悉这些声音是怎么回事了!不过此时是怎么回事?家里就她和母亲两个是女人,现在她在门口,那里面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。

 

 “妈……”吴敏静心里起伏不定,父亲前两个多月去世,家里留下了母亲一个女人。再说吴母今年才五十岁,按说早已经过了性欲的年龄。可是里面低声的喘息让吴敏静一时呆住了。

 

 “难道母亲寂寞了……”吴敏静咬了咬嘴唇,心想以后是不是让母亲改嫁,毕竟她现在是一个人了。女人一个人的话怎么过日子?这点吴敏静她深有体会。刚刚下定决定给母亲找个伴的吴敏静,突然听到一道声音,顿时觉得脑袋一片空白!

 

 “梅儿,你的小穴怎么还那么紧啊,夹得我好舒服!”

 

 吴敏静惊呆了,这声音让她差点瘫坐在地。她却不是因为这声音是男人的声音,而是,她太熟悉这声音的主人了!

 

 没错,就是李海!

 

 “公公……母亲……我……”吴敏静一时傻了,她的眼睛死死盯着厕所门。

 

 “啊,海哥……我也好舒服……海哥用力……我爱你!……啊啊……”

 

 “不行了!梅,我要出来了!”

 

 “啪啪啪!”这次碰撞声,吴敏静听得清晰极了,她内心一万个不敢相信,公公竟然真的和母亲在性交!可是里面的声音却清楚的表达了一切。

 

 她双眼开始弥漫着雾水,她好想冲进去问李海,为什么!有了自己了竟然还不满足吗?自己不够美丽漂亮吗?为什么连自己母亲都不放过!

 

 “啊!……我也来了……海哥……”

 

 里面两人急促呼吸了一会,随后又传出吴母的声音,“海哥,你不怪我吗?”

 

 “我……没有……只是……”李海的声音有些难言,吴敏静刚想以后永远不再理李海,转身就要悲愤的离开,听到里面说话又停住了脚步。

 

 “海哥,你知道吗?从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喜欢你,只是我们一直无缘,你去部队后回来,我都已经嫁人了。”吴母仿佛在一个人静静诉说,“后来又看到你,可是那时你也娶了她,我觉得上天对我真的不公,我连向你表白的机会都没有!”

 

 “后来我有了敏静,你也有了李军,情缘下他们两竟然巧合的在一起了!”吴母的声音开始激动,“那时我好开心,因为这样我又可以经常看到你了!”

 

 “哦……”

 

 “我本想也不要求别的什么了,可是阿力他前不久走了,他一走,我竟然感到全身都松了!就像锁头被打开一样。我自由了,我单身了!你知道吗,去不喜欢啊力,我喜欢的是你!是你啊!呜呜……”吴母说着说着竟然低声哭泣。吴敏静在外听得心塞,她从不知道母亲竟然过得不开心。

 

 “我整整念了你大半辈子,啊力一走,我就想到了你。你知道吗,今晚的事我是故意的,我一直在看着你,等你一出来,我就开始毫不羞耻的勾引你……海哥,我是下贱淫荡的女人吗?”

 

 “不是……”

 

 “我好怕你看不起我……”

 

 “怎么会,只是……唉……”李海深深一叹。

 

 “没事,我不会让你难做的,我和你有这一夜,我今生已经很满足了……”

 

 “我……梅……”

 

 “别说话,海哥,我还想要……”

 

 “刚射完……”

 

 “你坐好,我来,海哥,陪我今晚……”

 

 “好……”

 

 “噗嗤噗嗤……”里面又传来一阵骚动的声音,吴敏静苦涩的抿抿嘴,然后转身回房,她已经不知道该去怎么恨李海了,刚才他们的对话她已经知道,这几乎全是母亲的主意啊!她心好塞,“母亲啊,你不知道公公和我却是有那关系的啊!”

 

 一整夜吴敏静都毫无睡意,满脑子都是母亲和公公昨晚在厕所那些话。一大早她就爬了起来,看看小珊和李军还在熟睡,她披着衣服走上了楼顶。
下一篇:春晚,母女(3)
上一篇:春晚,母女